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 官网首页 > 资讯 > 专栏

汤川学 | 智商税还是真科技?这些“量子”葡萄酒你都见过吗?

2019-10-29 09:30:52    来源:乐酒客lookvin   作者:汤川学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这句科幻文学圈常用的话,用来吐槽那些一遇到需要硬科学理论支撑的环节,就用量子力学来蒙混过关的“伪科幻”。


而最近连爱因斯坦的棺材板都快摁不住的“量子波动式阅读”,终于让量子力学出了圈,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测试智商的尺度。


其实,不止在儿童培训领域,葡萄酒圈这些年也不断有类似“量子波动式”的黑科技涌现,它们有的确实是代表未来的前瞻科技,有的则不过是哗众取宠的营销噱头。到底是真“量子”还是假“韭菜”,就要看你的葡萄酒专业知识,能不能分辨出来了。 


毕竟不是一切的葡萄酒商,都能像这个可爱的量子速读老师一样,说起鬼话来自己都绷不住。



01

蓝色葡萄酒 

靠谱指数:假装有颗星 


即使是双十一临近的全行业大促,你也很难在葡萄酒中找到前两年引发热议风潮的蓝色葡萄酒。


要知道,两年多以前,当西班牙新兴企业 Gi k 推出了世界上首款蓝色葡萄酒后,全欧洲一度掀起了一阵蓝色风潮。 


的确,在数千年的葡萄酿造史中,葡萄酒只有红、白、桃红三种颜色,让葡萄酒充满色彩,能极大激发消费者的兴趣和购买欲。


一时间,从蓝色,绿色,到橘色,黄色,欧洲葡萄酒的颜色跟中国街头的共享单车一样,调色盘的颜色都快不够用了。


只是,一切这些彩色葡萄酒,不过是普通葡萄酒加上天然色素调配出来的,除了颜值高,口感和风格并没有革命性的创新。只风行了短暂的时间,就偃旗息鼓。 


就像眼下,在电商渠道上发卖的少数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蓝色葡萄酒,用户评价中屡屡出现:颜值很high,味道很low的评价。


02

“青味儿”磁铁

靠谱指数:★


据美联社报道,近期澳大利亚葡萄酒最高学府阿德莱德大学的研究人员,应用纳米技术研发出一种聚合物,用于去除赤霞珠葡萄酒中已知能产生“青辣椒”香气的甲氧基吡嗪。


吡嗪的化学分子式,赤霞珠,品丽珠、佳美娜等Cab家族葡萄品种里,汝之砒霜,彼之蜜糖般存在的青椒味儿,就是来自于此。而最近研制出的磁性纳米颗粒,可以从葡萄酒中吸出吡嗪颗粒,再用磁铁去除。 


不过,负责这项科学的葡萄酒专家称,这个神奇的去除葡萄酒生青味儿的纳米磁铁,还无法真正应用到葡萄酒的口味改善中,目前仅是尝试用于除去木塞污染。 


所以,去除生青味儿,还仅仅是个存在于实验室里的半成品。而且,没有了辨识度极高的青味儿,赤霞珠还是赤霞珠吗?


03 

“电子舌”品酒师 

靠谱指数:★★ 


依然是喜欢在葡萄酒上折腾的澳大利亚人。南澳大利亚大学此前曾经研制出一款“电子舌”,能够对葡萄酒的糖、酚类等物质进行电化学分析,然后通过大数据计算,辨别葡萄酒的品种、年份、橡木桶类型,进而判断葡萄酒品质,甚至是预测葡萄酒专家的评分。 


不过,诸如葡萄酒“电子舌”、“迷你嘴”,从西班牙到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研究机构,层出不穷有类似产品推出,但这么多年过去,却没有一款产品能够真正推向市场,得到酒商和消费者的认可。 


我们买酒参考的打分,还是JS、RP、WS这些酒评家打出的分数,在葡萄酒领域,人工智能替代品酒师,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04

测试陈年潜力酒钥匙

靠谱指数:★★★


如果在某场酒局上,你看到有人神秘兮兮得掏出一个小圆片浸入酒中,千万别以为这是在投毒,他可能只是想显摆一下刚入手的“酒钥匙”。 


很多高品质葡萄酒,往往能够陈放多年才能达到适饮年份,太早饮用,就成了“杀幼”。


为了能让饮家提前看到酒款陈年后的风味,或者让酒商对产品的发展心中有数,法国酿酒师Lorenzo Zanon 和侍酒师 Franck Thomas,号称用十年时间研发出葡萄酒生命测试仪——酒钥匙(Clef du vin)。 


只要让葡萄酒接触到酒钥匙上的小红点,只需一秒就能使一款葡萄酒穿越至一年后,接触两秒相当于瓶储两年,十秒就相当于陈年了十年。 


听起来很像是“量子速读”是不是。虽然酒钥匙也申请了技术专利,但具体的作用原理却简单到可以用高中化学来解释:


因为葡萄酒是酸性电解质溶液,酒钥匙中的铜铝合金会与单宁结合形成沉淀,通过破坏单宁结构,来加速酒的变化。而且酒钥匙对酒体结构的分解作用非常明显,稍不注意,就会让杯中正在发展变化的美酒毫无趣味。 


是在漫长时光中享受美酒奇妙的变化,还是人为粗暴地用几秒钟催熟?从酒钥匙的销量和普及程度,可见大家对它的态度。 


05

廉价“假”葡萄酒 

靠谱指数:★★★★


去年,电影《我不是药神》让廉价治大病的仿制药,进入公众的视线;而在葡萄酒领域,一家美国初创公司,通过廉价“仿制葡萄酒”,得到了著名科技杂志《连线》的关注。


2012年,两位美国酒商和葡萄酒爱好者,建立了一家基于精密化学分析的葡萄酒工厂Integrated Beverage Group,再将市场上畅销的葡萄酒,按超过500个不同属性,十亿分之一精确水平上测量后,他们发现让畅销葡萄酒中让消费者着迷的奶油、燧石或者蓝莓、香草、皮革的香气,都是酯类、酸类、蛋白质类、花青素和其他多酚类物质的精确组合。


于是,以廉价葡萄酒为基酒,添加经过精确调配的人工添加剂,IBG团队让消费者可以用便宜50%以上的价格,买到与对标酒口感相差无几的仿制酒。 


沃克说,他曾经用心售卖意大利的精品酒,但最后发现绝大多数美国饮酒者对易品酒庄和酿造的故事并不感兴趣。他们只想要味道好、价格便宜的葡萄酒(说出了广大中国酒商的心声啊!)


不过,对于这种肆无忌惮山寨名庄,“以次充好”的行为,美国传媒将其称之为“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葡萄酒”(弗兰肯斯坦:最早的科幻小说主角,人类创造的生命,却最终杀死了它的创造者)。


其实,就像舆论对量子波动式速读的评价:它抓住了家长对望子成龙的焦虑,即便明显没有科学依据,但市场条件下,需求引发供给,供给创造需求,就算拙劣可笑依然有市场。


葡萄酒里的科技创新也是如此,有些是富有开创精神的葡萄酒人,在不断延展葡萄酒的边界,而有些则纯粹是迎合市场的利益营销。 


当然,是真量子还是假波动,还要看你自己。


今天说到的这五款“量子”葡萄酒,你觉得哪个更靠谱呢?



赞(756) 踩(0) 浏览(3123)  收藏
作者: 汤川学  
本文标签:   量子力学   葡萄酒

相干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