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官网首页 > 资讯 > 专栏
“盲品王”陈翔宇:评委台上看盲品
作者:陈翔宇2015-09-01 08:48:11

    我到达比赛场地时已经是下午全国预赛开始阶段,因为两年的比赛经历让我实在不忍多看那么多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大早起床后落寞地离开赛场。实话说,作为对手,心头暗爽,作为旁观者,其实跟他们一起沮丧。


陈翔宇和一众美女


    今年大赛的酒款选择非常难,评委事先也完全不知道答案,于是全程也是跟大家一块儿盲着玩儿,有几道题大赛组委会选得十分刁钻,几乎难倒了一大片,猎人谷赛美容表达出了鲜明的吡嗪味道,同时有非常具有迷惑性的中等酒精和尖锐酸度,这等风格下,几乎大部分队伍是指向了一支偏中性的长相思,或是长相思混酿;桑乔维塞那道题在题目的设置上直接拷问知识积累,Vino Nobile和Chianti Classico的区别不是一切人都能一口道明;一款颜色保持深紫但单宁已经略有陈化的Malbec更是以淡淡的香料气息把半决赛中一半的队伍带入了Syrah的深渊;半决赛里最妖异的杀手当属最后一支波尔多,在波美侯的土地上,2007年的年份让梅洛葡萄缺乏了些圆润肥美,反而多了几分刚硬和粗犷,酸度强劲,单宁凸显,有点粉末感,用桶相当出色,柔和的香草气息始终托着并不十分强烈的果味和其他复杂的植物气息,将其转化为带着泥土味道的烟熏和薄荷,一款好喝的,但雌雄莫辨的酒,写下赤霞珠答案的选手们,就这样前仆后继地跳入了吕杨老师他们挖出的大坑。

    决赛是白热化的,干盲阶段,每个评委都在赛前准备了品酒词,赛前主办方的要求是一定要把benchmark词汇写出来,因而,酵母、黄油、黏稠度、铅笔屑、石头等等的词汇,开始在这些看似华丽或朴实的tasting note里面纷纷展露。作为闯入决赛的选手,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让他们失掉再次晋级的机会,可惜的是,不是一切队伍都能不犯错误的,有人注意了香气,而没有注意描述中对结构感的强调,有的则是因为知识不足,没法完美面对评委事后的刁难,还有的可能是由于过于紧张,将香气中的矿物感抛诸脑后而让自己的老师摇头叹息。这轮评委的打分其实差不太多,有些比较严厉,有些比较宽松,但对一切队伍的总体评价都是公正的,一致的,没有偏颇。



    三队互相刁难阶段,可以看出盲品界都是一个比一个聪明的人物,简而言之,都不是好人!题目的难度令人乍舌,无论是波尔多白、做得像paulliac般的Chinon品丽珠还是2001年的Hermitage白,都是存在相当相当多误导线索的酒。酒款都是来自各个区域的佼佼者的作品,带有着相当强烈的个性,让选手们看完答案几乎都是目光沉痛,颇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感觉。

    最扣人心弦的事情莫过于最后一轮的盲品,虽然这支酒并不完全能够分定寸,定输赢,但这支酒无疑是整场比赛的压轴大戏。主办方出了一支经典的新派Rioja,Marques de Murrieta Reserva 2007,代表了新派Rioja无可挑剔的工艺水平,桶味新,却能跟果味维持相当好的平衡,果味偏红,却有着良好的成熟度,陈酿十分圆熟老练,表达了恰如其分的陈酿香气,却完全不会让酒显得过于衰败。多汁的酸度,甜美的回甘,丰满但不肥厚的酒体,无一不在叙述着一个温和偏凉爽产区的特征。很可惜,这么经典的一支酒,大多数人却错了,我完全能够明白为什么会错,事实证明,在盲品中,只注重香气,而不注重单宁的质感和结构的大小,有时真的是会走偏很多很多的。



    无论如何,要恭喜冠军队,这个使用了陈翔宇三个字但连二十块冠名费都到现在还没给我的队伍,成功地让我的名字在2015年8月底的某一天在微信中引爆了连锁反应,兄弟们以自己的实力为我的名字增添了光环,我必须谢谢他们,也会继续期待着与参赛一切人的再次会面,盲品不仅是个很好玩的游戏,更重要的,它实在是逼迫着我们去学太多的东西。它未必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尺度,但无疑,是重要手段之一。

赞(0) 踩(0) 浏览(2930)  收藏
出处:乐酒客 作者:陈翔宇
本文标签:   盲品   陈翔宇
相干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