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官网首页 > 资讯 > 专栏
邓钟翔:什么是葡萄酒?
作者:邓钟翔2019-04-15 15:36:34

什么是葡萄酒?


这个问题我记得自己问过很多人,很多人很笃定,很多人从不清楚,但没关系,这都不妨碍我们欣赏杯中打转的美好体验。


往简单说葡萄酒是酒精发酵的产物,往复杂说这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偶然出现的产物。作为一个工作十年的酿酒师,我经常觉得这家伙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我了解很多关于它的知识和酿造经验,陌生是我觉得它从来不会像我想得那样按部就班。



在葡萄酒的世界里,也许变化,是唯一不会发生变化的东西。你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也不会两次喝到同一瓶葡萄酒。


每次工艺执行完毕,隔上一段时间去易品酒庄尝酒时,无论储酒罐还是橡木桶,变化的趋势总是没有想象的精准。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为此苦恼不已,但随着时间轴的延伸,那些你不喜欢的尖锐特质正慢慢变得柔和,就像自己慢慢舒展的紧张神经一般。


质变往往在经年累月的某一天,说是某一天,因为这个日子从来不是固定的多少多少月,多少多少天。教科书式的数据化,并不适用于酿酒。如果酿酒就像经典的物理和化学实验一样精准,那么车间和酒窖里出现更多的应该是白大褂,而不是牛仔裤。事实上,却是完全相反的。


葡萄酒,是一个横跨农业、产业与文明艺术的复杂产品,它具有多重属性。


首先,它是农产品,受产地的风土影响。世界现已发现8000多种葡萄,常见酿酒葡萄就有几百种,每个品种还有不同的品系与克隆。同样一个品种,在不同的产地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你从来不会要求新西兰的黑皮诺会有勃艮第的味道,即使在勃艮第,不同等级的地块儿和克里马,所产出的黑皮诺也具有不同的风格特点。农业种植条件的多样性,让这750毫升的世界,多了无限的变化。


然后,人的介入,让这个本来已经复杂不已的棋局变得更加微妙起来。种植走向,栽培密度,剪枝修枝,去顶摘叶,合理干预还是生物动力,水泥罐还是不锈钢,橡木桶还是陶器,说实话,葡萄,是没得选的。



哪怕你在尝试自然酒,你也是实际的控制者,因为真正的自然而为,最终,是会成醋的。你看,这还是干预了不是?


酿酒,人成了最不可预估的一种变量,是没法通过科学计算的。一些惊世骇俗的作品,总是那些做事让人瞠目结舌的“疯子”酿造出来的。所以,人,给一瓶葡萄酒加入了一个最大的未知数,不到最后,没人知道是好,还是坏。


这么多未知,那么葡萄酒,有尺度吗?


个人觉得,这个取决于饮者对于“尺度”二字的定义。有的人觉得符合品种特色是尺度,有的人觉得好喝易饮是尺度,还有的人觉得性价比高才是尺度。


关于这个问题,展开写,我估计能看得读者怀疑人生。


其基本的质量检测,如酒精度、酸度、挥发酸及微生物等,仅仅是它作为产业品的能够出厂的尺度。然而作为食品,是否美味可口又决定着其价值几何能否畅销的依据,然后在凭借其品牌的知名度和市场的稀缺性最终影响着价格的走向,是成为物美价廉的消费品,还是沦为富豪们饭局上推杯换盏的社交奢侈品。



作为最重要被消费的产品,它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商品。从事其中的人,为了经营好生意,不光要了解如何品鉴,还得深入了解易品酒庄背后的文明历史,技术团队的核心背景,产区及品种特色,风土及酿造特点等等,虽然不敢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也得懂得一些常识,无论刀枪棍棒都耍得有模有样。


为此,业内人士设计出一套纷繁复杂的认证体系,从种植到酿造,从侍酒到品鉴,从英国到法国,从低级到高级,总有一款适合你。原来以为这个行业就是喝喝酒,聊聊天,站着就把钱挣了。却没想到作为葡萄酒人,赚着不到其他行业零头的收益,却要考着这个世上最复杂的证书。


酒圈聚会调侃,国内葡萄酒行业的进步青年,不是在考证,就是在考证的路上。


所以,什么是葡萄酒?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重要。


反正有一堆人拼死拼活研究它,经营它,数个世纪以来,让它变得更好喝,让它变得更优雅,并想尽办法把它带到你的餐桌上,用了几百年。


你需要做的,只是打开它,并且享用它,无论自斟自饮还是约上三五好友。


多少次我收到爱好者的私信,问易品酒庄招实习生不,我都婉拒了。听翔哥一句劝,不要成为从业者,原因我可以举出一千条,但最扎心的一条,在下面。


葡萄酒于我,是职业,而于你,是生活。



赞(0) 踩(0) 浏览(1220)  收藏
出处: 钟翔的酒馆 作者:邓钟翔
本文标签:   葡萄酒品鉴   葡萄酒酿造
相干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