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官网首页 > 资讯 > 专栏
朱卫东 | 醉江南
作者:朱卫东2019-10-24 10:20:02

上海是个繁华的都市,人称魔都。魔都之名,来自于日本的一部小说,大概说大上海错综迷离的世相带着一种魔性,让人沉醉其中,逃离不了。我不经常到上海,常听人说,上海人看哪里人都是乡下人。但是,到上海来,却处处感受到上海的亲切。我特别喜欢上海街边的小馄饨,10块钱一大碗,热腾腾的,带着葱花的香气。我也有许多同学与朋友工作在上海,大概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诸多精英汇集上海,早已经没有上海人与外地人的分别了。



上海也有许多酒友,象由由同学,就是一个非常要好的酒友。我们因酒结缘,时常在网上交流,我甚至为她的阿玛罗尼写过一篇文章。我们却从来没有见过面。这次到上海开公开课,由由同学非常支撑,帮我找了漂亮的谷玛酒窖作为公开课的场地。这次也终于在上海见了面,由由同学短头发,有些偏瘦,但非常干炼而又热心。为我这次公开课忙前忙后。


这次公开课我们专门讲葡萄酒香气,让大家系统地了解葡萄酒的香气类型,来自于哪里,为什么会有这些香气,还有一些典型葡萄品种的典型香气。我们也自制了闻香工具,让大家更容易感受到葡萄酒中的那些看似复杂的香气,但是只要认真去感受,其实也很容易分辨出来。


Tyra是在北京多年的女孩,最近疯了般地迷上了葡萄酒,甚至为了葡萄酒辞去了年薪甚高的工作,专门去法国易品酒庄游学。得知我在上海开公开课,法国回来后马上来参加我们的葡萄酒香气课程,并与我们分享了她在法国的所见所闻。或许,这正是葡萄酒的魅力所在,象魔都一般,带着些许我魔性,一旦爱上,就会沉醉其中。


婕妤其实在南京,是个葡萄酒超级发烧友,平常喜欢看我写的葡萄酒文章,看到我要来上海的讯息,带了二个朋友特地从南京过来,还把她十五个月的女儿也一同抱过来听我的公开课。这大概是我一切讲座里面最小的一位听众吧。很多人讲,葡萄酒有什么好学的,但其实,生活里处处是学问,葡萄酒也一样。越是钻研越是喜欢。


还有其他许多朋友,他们来自于各行各业,因酒结缘。有人说,网络是虚幻的,不真实。但是其实在网络的后面,一切的用户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网络真的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虽然大家没有见过面,但是见面之后,都象老朋友一样,一点都不生份。



上海公开课非常完美,我们一起分享了葡萄酒的香气系统知识,一起分享了来自于意大利、智利、法国三个国度的八款葡萄酒,法国南部的尼姆、西南产区的阿布修、波尔多的Chateau Lajarre。智利莫莱谷的莫莱之星、意大利威尼托的Prosecco、大钻Amarone、小钻Corvina与Carbernet Sauvignon的混酿,以及一款非常经典的Chianti Classico。这些酒各具特色,非常迷人,适合大部分人消费,都是精品好酒。



在结束了上海的公开课,21号一早我们坐动车来到了无锡。下了火车,打的没多远便见着了锡山。突然想起一则趣事,在当地,本有一个古联“无锡锡山无锡”。有一次阎老西到无锡游览,将此联略加改动“阎锡山过无锡登锡山锡山无锡”,一连三个锡山,两个无锡,又是人名,又是地名,一时无人能对。后来《新华日报》华中社长范长江到了安徽天长县,想起此联,灵机一动,便写下“范长江到天长望长江长江天长”,同样人名地名,而且更加气势恢宏。


2006年时,有一个在英国留学的小伙,因为在英国写了一个葡萄酒的创业计划,得到导师的好评,并获得创业大赛第一名,竟拿着这个计划,回到无锡开了一个葡萄酒旗舰店“皇家公爵世界酒藏”,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于无锡的邮件,发邮件的人,也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常宣,她也加入了这个创业团队,与我们谈合作。从这个时候,我便与无锡结了缘。皇家公爵正是无锡本地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专卖酒窖,汇聚了当时许多著名供应商的葡萄酒。而且从那个时候起,无锡本地的葡萄酒市场真正地推动起来了。无锡市场许多葡萄酒人,正是从皇家公爵走出来,引领着无锡的葡萄酒市场。


荣氏酒业的创办人华桦与朱正平就是其中的二位。华桦我从2011香港Vinexpo见过他一次之后,之后也没有见过面,平常虽然不常联系,但总是在朋友圈里相互关注。朱正平以前经常在QQ里联系,今天到了这里,也算是见着面了。中午到后,朱正平带着我到本地一家超多人气的小店“食客三千-老家”吃中饭,点了几个非常地道的当地小菜,配上一款阿布修,那也是非常棒的享受啊。人一生中,超过十年还能联系的朋友,还能在一起喝酒的朋友,真的都值得去珍惜。无锡的公开课,得到他们二位的大力支撑,他们将公开课安排在“食客三千-古杏屋”。古杏屋名字来源于房子旁边那棵有着400多年的银杏树,屋内一切装饰都是屋主花心思淘来的,非常用心,简朴的风格,精益的追求,隐于闹市的安静,非常的有意境。古杏屋的老板娘亲自帮我布置课室,并专门买来鲜花。



玉川与我2000年相识,十几年奋斗,玉川如今已经开了八家工厂,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女企业家。从那时候起,我们就是非常知心的好友。他老公第一次到广东来见她,玉川首先带他来见我。她说要我看看这人怎么样,我说,不用看,我点几瓶酒一起喝,假如喝酒扭扭捏捏,推三阻四,人就不行,假如喝酒爽快,说明性情耿直,愿意为人付出,酒品如人品。之后,果然,如今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们在一起吃饭,也经常提起这件喝酒的趣事。现在与玉川经常一起探讨市场与企业经营之道。玉川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也是一个超级葡萄酒迷,我的葡萄酒课程,她从不拉下。玉川经常说,她是我的超级粉丝。我打趣道,假如我哪天成立一个粉丝团,就你来做团长啦!这次无锡的公开课,她安排好一切事情,特意从余姚跑到无锡,来参加公开课。



无锡的公开课,我们分享了来自于智利莫莱谷的霞多丽、黑皮诺,来自于法国西南产区的阿布修-宴遇,以及法国南部的博瑞-尼姆,波尔多的雅鹤庄园,以及近几年表现杰出的法国中级庄挑战赛冠军的“威狮易品酒庄”,威狮易品酒庄近年在著名酿酒师米歇尔-罗兰的指导下,品质上有了质的飞跃,2015年获法国中级庄挑战赛冠军,是近年来该易品酒庄最佳年份。5月份我曾经到过这个易品酒庄,庄主让我挑两瓶老年份酒喝。我挑了1949与1982两个年份,1949年的威狮经过70年的陈酿,果味还是保持得那么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晚上我们就在古杏屋晚餐。华桦带来几瓶珍藏的好酒,新西兰一款雷司令、澳大利亚Coonawarra的赤霞珠,勃艮第罗曼尼村的黑皮诺,都是非常棒的佳酿。当地的大阐蟹正是季节,理所当然地就着大阐蟹,配上当地的黄酒,啜上一口,真是完美的享受。




记得唐人韦庄有词曰:“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说的是,每个人都在说江南好,远游的人都应回到江南终老。江南的春水,比天空还要美丽。在这种江水中,在画船上听着沥沥的雨声,枕江而眠。而江南卖酒的女子,攮袖举酒,肌肤胜雪。这江南,真是梦中的江南。我虽是江西人,生活在江南,但生活在山区,离这梦中的江南或许有一段距离。于是,趁着一点酒意,我与玉川,还有另外一个跟我学习过葡萄酒的朋友,夜逛无锡的南长街“运河古邑”,感受江南水乡的夜色。真的非常漂亮。古街、古巷,古河道,非常的江南。



我们继续着寻访江南,今天一早,我们坐动车来到苏州。小燕与老公以前在德国企业任高管,从那时候就喜欢葡萄酒。2007年,他们经营起纯美酒业,一家以文明带动葡萄酒发卖的公司。经营至今,取得不俗成绩。小燕很早就在我朋友圈,本来想在她那边安排一场公开课,只是时间匆忙,来不及组织。但是到了这里,一定要去拜访一下。中午一起用餐,点了当地著名的美食,配上一款霞多丽与一款尼姆,这里的鲟鱼味道超赞。


到了苏州,不去一下虎丘,总觉得好象没有到过,苏轼也曾经讲过:“尝言过姑苏不游虎丘,不谒闾丘,乃二欠事”,所以,寒山寺可以下次再去,虎丘不可不去。趁着下午的空档,我们到了虎丘。虎丘虽小,却浓缩了苏州的许多英雄故事与传说,虎丘号称“吴中第一山”,最著名的莫过于剑池了。传说吴王阖闾葬在此地,三千把干将、莫邪的扁诸、鱼肠宝剑殉葬于此,引得许多著名人物前来挖掘,却都无功而归,为剑池抹上一神秘色彩,并成为千古之迷。


另一处著名的便是“真娘墓”。真娘胡瑞珍与杭州苏小小齐名,虽为青楼女子,却守身如玉,只陪客人书画歌舞,是苏州城内绝色佳丽。大财主王荫祥为得到她,金贿赂老鸨,企图在真娘处留宿,真娘为保贞洁,上吊自尽。王荫祥内心大受震惊,于是为真娘筑了这个墓,并终身不娶。文人墨客同情真娘者多,经常有人会在这里题一些诗词。“香魂”二字,大概是对真娘最高的赞赏吧。真是“吴王千年殉剑处,一代香魂何悠悠”!



这几日一路走来,一访友,一路喝酒,江南之美,在诗情,在画意,在历史的故事里,更在酒香之中,弥漫着朋友们浓浓的情谊。元张养浩词曰: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看沙鸥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爱杀江南!所以,这几日,沉醉在这江南之中,不可自拨!


赞(971) 踩(0) 浏览(2922)  收藏
出处:葡萄酒知识大全 作者:朱卫东
本文标签:   上海   葡萄酒
相干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